云彩彩票代理

【疫情防控】不同风险人群防护指南和口罩使用指南
  信息公开   更多  
  地方文献   更多  
地方文献书籍 南珠专辑
珠城史话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
北海客家文化 北海历史文化500题
合浦海上丝绸之路 云彩彩票代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文献 >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
童年记忆中的北海民俗(之十)
点击:4049  来源:北海日报  作者:穆 梓
 
    老人过世的习俗。儿时见有村中老人过世 ,心里十分惧怕 ,怕听到人们的哭声 ,怕见到抬棺材出去。父亲常说:人死如虎 ,虎死如人。后来才渐渐知道乡人为什么怕死人 ,要给过世的老人做那么多事情 ,设立灵堂祭供 、做斋(道场)、安葬、招魂、烧麻、上高台等等 ,整个过程有七个七日共49天 ,甚至一百日。这源自有神论 ,源自迷信 ,人们认为人死之后还有魂魄 ,如果魂魄没能安顿好不得安息 ,就要闹事 ,搞得家里人不顺遂、不健康、不安宁 ,多病痛、多灾难或遭不幸。
    所以人们很重视有关老人过世的有关事情 ,务必做好办妥 ,以祈后代、活着的人幸福平安。老人过世是有关家庭的重大事件 ,家乡人有关老人过世有许多风俗、有许多陋习。
    其一 ,死道之说。老人过世的日子在哪一天 ,也有好与不好的讲法 ,说死落什么道:佛道、畜道、人道、天道 ,佛道为好 ,畜道最差。乡人中有人很讲究这一点 ,老人即将不行了 ,就算算哪一天能死进佛道 ,刻意找一点参什么的给老人吃 ,延缓三两天 ,却偏偏不能如愿 ,死落畜道 ,也应了那句俗话“生有时辰 ,死有日子”,不可强求。其二 ,子孙送终。老人过世时 ,子孙跪在跟前送终 ,乡人认为女生外向 ,女儿是不能参与这事的。前些年老父亲过世时 ,母亲叫姐姐们都离开现场各自回家去 ,其实子女皆亲人 ,多些人为老人送终有什么不好呢?其三 ,老人必须在自家屋里过世。有的老人在医院留医治病的看看不行了 ,就要求回家 ,争取在家里过世 ,谓之死时“得屋入”,到那边也有屋住。其四 ,老人过世前 ,须拿一些银纸(钱)袋进衣袋随身过世 ,之后分给子女 ,说是有钱财留予后人。其五 ,老人过世忌“背床”。老人过世前适时从睡床上搬到地上 ,叫“放落地”,席地而卧 ,如果在床上过世 ,谓之“背床”,对子女不利 ,会妨碍发展 ,影响健康稳定。其六 ,老人过世最好不在年头正月初几 ,说那会影响子女谋生 ,即揾食艰难。其七 ,老人过世了 ,即时移至大厅 ,买回一块红布遮过全身 ,谓之过头红。烧香烧纸钱 ,亲戚人等瞻仰祭奠。装身入殓也在这厅进行 ,出殡从这里起行 ,所以乡人起屋这大厅的门要考虑这个因素 ,做够宽。其八 ,装身入殓时 ,亲人须避忌 ,请来有关大员为其“装身”,穿戴整齐。其九 ,以玉器陪葬。那时乡人多不富裕 ,也无厚葬之习 ,有的会以生时用的一两件玉石器皿陪葬 ,而不以金银陪葬。据说陪葬过的玉器很值钱 ,能辟邪避灾添福。若干年后拣骨再葬时 ,兄弟姐妹往往争着要这些陪葬过的玉器。其十 ,如果是老太太过世 ,一定要等外家人特别是舅舅来看过 ,确认没有什么不正常 ,认可许可才可以入殓出殡。乡人认为舅舅地位很高 ,俗话说“天上雷公 ,地上舅公”。其十一 ,出殡时年命相冲之人避忌 ,这由师傅开出单子标明什么年龄的人要避忌。
    其十二 ,做斋(道场)。那时老人过世 ,最麻烦的是做“斋七”,即每逢第七日(又称“七眼”)都要做佛事道场以超度亡灵、招魂安魂。过世之后一两天内 ,要做开路斋 ,这是最大最隆重最复杂最麻烦的一场斋事 ,是出殡安葬前为逝者开路的。
    几个师傅吹D哒、打锣镲 ,口中念念有词 ,有的拿着一个小本逐篇诵读 ,众人长时间跪着。开始是请佛 ,之后还有上刀梯、过火海等高难动作 ,得搞一个通宵。到中间 ,人人都困了累了 ,膝盖跪痛了 ,说这是要偿还父母养育之大恩 ,有的人五十多岁做孝子 ,跪了一夜脚腿都受伤了 ,痛了几个月。这确实太累太苦了 ,有人就提出简化程序 ,提高效率。师傅们都说:做这事偷工减料 ,那叫做“师傅老哄鬼”,是冒犯佛祖的事 ,做不得。这些师傅拿了钱 ,也讲点职业道德 ,做够一整套动作。这做斋其实是做给生人看的 ,是子女对父母尽孝道的最后的表现形式 ,是活人为了自我感觉好 ,免受死者骚扰妨碍。母亲常说 ,做斋做斋 ,把这钱斋(丢义的当地音)了就安心了。开路斋之后 ,就出殡安葬 ,入土为安。其十三 ,送丧的人不能从原路回家。出殡时 ,孝子持孝棍持幡披麻戴孝紧随棺材 ,亲戚人等一、两行纵队跟着行 ,大声哭喊 ,谓之送丧。一路烧一些与办喜事不同的小炮仗 ,送至村口 ,放下棺材 ,众人跪着辞灵 ,这是最后道别。之后 ,孝子人等及送葬队伍绕道回家 ,而不能走原路回。其十四 ,由三、两个非孝子的亲人送灵柩出村外到墓地 ,监督安葬下去。那时是土葬 ,还没推行火葬。其十五 ,下葬时以红丝绳缚一只生鸡放进“金井”(墓穴),溜达一下。在场人避免日照身影落在在墓穴金中 ,葬的日子时辰 ,有的经过择吉也很讲究 ,须按时下葬。其十七 ,三朝复坟。乡人称坟墓为“坟山”,灵柩安葬后填平墓穴 ,稍稍堆起坟山 ,待三朝(第三日)子孙人等再去“复坟”。
    挖土担坭把坟堆高起来 ,铺上草皮 ,修整好拜台、坟手、后土等等 ,以供品祭拜 ,再哭一场 ,这“送终”的任务就完成了 ,以后每年清明时节都再到位祭拜。其十八 ,在送丧过程中 ,有的还请几个内行会哭的妇女帮哭 ,哭得大声又哭出一些情理话 ,有的还哭唱合浦山歌 ,以助哀荣。替人家做这种工 ,主家请吃一顿饭 ,谓之“哭食”。其十九 ,百日烧麻。开路斋之后 ,还要连续做七次斋事 ,即每一个七日都要以祭品贡拜灵位 ,还要到屋外路口招魂。其中 ,除了子女要负责外 ,还有以亲家名义做的 ,谁主办就由谁准备牲头。到100天 ,经过一个程序 ,谓之百日烧麻 ,把这亡灵送上祖公神位的高台 ,把守孝办丧事的用具如孝棍、麻布头盖等等通通烧掉。这漫长麻烦的后事过程才圆满结束。花了一大笔钱 ,这心就安了。
    日后的日子 ,还得生人们艰苦悭俭地过 ,已过世的老人又怎能帮得到呢?其二十 ,老人过世怕“死无落七”。就是没有一个七眼(死后的某个第七天)正好是(落到)农历的初七或十七或二十七 ,死者魂魄不得安息。其二十一 ,做人情。乡中有老人过世 ,亲戚村邻等主动给当事人一点钱 ,不必多 ,这也不是吃喜酒 ,不叫“封礼”,而叫“做人情”。主家也要煮几台菜 ,请亲戚人等吃饭饮酒。这系列活动 ,确实花费不少资财。
    这当中的陋习 ,近年逐渐有所移易 ,但也有极少数人越搞越复杂 ,有的公务人员 ,过世后也回农村老家做斋 ,安葬遗骨。
    乡中人把这种将遗体放进棺材中埋葬的做法称为“血葬”,有的地方称为“大葬”。有的葬下去三几年 ,至少得三年之后 ,挖开坟墓拣骨以陶缸装整重新择地安葬 ,另造新墓 ,是谓重修 ,而这拣骨的过程叫“枯山”。乡人还有一习俗 ,就是人之将老及早准备棺木 ,有的早年种下树木如苦楝树、古杨树、米梨树、胭脂子树等 ,人老了树也大了能应用了。有的趁早买好备好寿板 ,放在屋角 ,小孩有点害怕 ,老人却很安心。
    乡人有的厚葬薄养 ,老父母在世时 ,兄弟几个互相推托 ,不愿赡养 ,有病不请医问药 ,临终时叫喝水都没有得 ,死了却大办后事 ,花许多钱做“斋七”,哭喊之声震响村中四邻。有句俗话:死后全猪全羊祭 ,不如生时四两清羹”。乡中有一户人家 ,老父病重卧床在家 ,请来中医诊治开了药方 ,儿子嗜赌成性 ,到北海街上捡汤药 ,却想以这买药救命的钱为本去搏一搏 ,多赚一些钱 ,到一种叫“抓摊”的赌局参赌 ,乡人都说“十赌九输”,这儿子一下就把买汤药的钱输光了 ,回到家谎说钱被抢了。不久老父病死 ,儿子向亲戚借钱买棺材安葬老父 ,办理后事。到街上买棺材 ,抵不住赌瘾 ,又去赌“抓摊”,全部输光了买棺材葬父的钱 ,回到家里 ,生钱借债已无门 ,只能用草席裹葬老父。这是乡中赌鬼之最 ,也是不孝的典型了。
    解放前乡中人讲究、迷信风水 ,有钱人会请卜地师、先生踏遍岭头 ,为祖先寻访宝地。据说一位富人为其母亲找宝地时 ,卜地师遍寻附近山岭 ,未得福地 ,到牛尾岭看到一处封堆 ,即有人选中并堆了一堆土以标记位置并表示所有权 ,却是一个假局 ,好看不中用 ,因时间紧迫找不到更合适的地方 ,就找到这封堆的主人 ,是附近一睇(看)牛仔 ,说你这口风水是假局 ,不如我们做一笔交易 ,多给你一些银两 ,两家对半分。这有钱不知 ,接受了这宝地 ,为其母亲大办后事。
    “五口坟”的传说。“五口坟”,以前称庙山“五口坟”。原址位于庙山黄屋村附近 ,现丫叉岭立交桥旁北侧。1993年迁往牛尾岭。据说此坟葬于清朝嘉庆年间(1800年 ),是横路山陈姓的祖坟 ,是一口血葬、四口骨缸一齐安葬的。五口坟并排 ,以沙子坭拌石灰、糖等夯筑 ,墓碑有一人高 ,颇具规模 ,墓主当中一人为八品官。这坟山对面隔廉州湾海面与西场相望 ,据说是一块风水宝地。令人称奇的是这五口坟一齐拦腰有一条裂缝 ,有几毫米宽。早年曾经多次修补仍然裂开 ,今年补好了 ,第二年来做清明 ,又见裂开了。儿时听父亲说过“五口坟”当年下葬时颇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陈姓先人选中这地方安葬祖宗 ,卜地师(即风水先生)择地时明确这块是一块宝地 ,又是有风险的 ,它直硬地向对着西场 ,须在下葬日时等方面进行技术处理。于是 ,选择了一个“吊宫”日子 ,即有巧合因素的日子时辰 ,并说:人骑马 ,马骑人 ,晴空飘白云”这三种情况出现时才可以下葬。时值夏天 ,晴热天气 ,时辰为午时 ,人们酷热难耐。时辰已到 ,扛重佬”即干这活的工人们看到一人骑马经过此地 ,人骑马”有了 ,不久又见一耍把戏的人扛着一个纸马走过 ,最少见的“马骑人”又出现了 ,人们认为都应了师傅的话 ,抬头看晴空万里 ,没有一丝云彩 ,看来这“晴空飘白云”是卜地先生忽悠的。大热天烈日下人们汗流浃背 ,等了一阵不耐烦了 ,就安葬下去了。刚安葬下去 ,抬头向前望时 ,却见一条船扬着白帆缓缓驶过海面 ,正好挡在坟地与西场之间。人们才恍然大悟:时间没把握好 ,早了一点。由于下葬时没有这船帆的遮挡 ,使得这坟山直硬地向对着西场 ,致使那地方出现异常 ,几天不分昼夜 ,鸡不啼狗不吠。当地有一师傅绰号叫“花猫”,就到处访查个中原因 ,发现是由这五口坟引起的 ,就组织了一场法事 ,以九口大镬盖住自身 ,请人将一条犁头符打入地中 ,于是乌天暗地 ,电闪雷鸣 ,雷电把八只大镬击烂了 ,仅有一只护着“花猫”师傅 ,这边五口坟山被齐齐一字型拦腰震裂了一条缝 ,西场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生态 ,而那条缝直到迁坟时还存在。
    这故事固然是一个没有科学根据、没有正史记载的民间传说 ,但这五口坟山的裂缝从何而来 ,是因为地震 ,或地基沉降?也是一个谜 ,有待专家考证。